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 >> 社科关注
“阐释学高端论坛2019”学术研讨会首创文本阐释规范
2019年11月18日 08:04 来源:探索与争鸣杂志微信公众号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阐释学高端论坛2019”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延长路校区)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福建社会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四川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深圳大学、辽宁大学、《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等多学科、多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讨论并做主旨发言。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10月1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上海社联《探索与争鸣》杂志社共同主办的“阐释学高端论坛2019”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延长路校区)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福建社会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四川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深圳大学、辽宁大学、《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等多学科、多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讨论并做主旨发言。

  张江教授的论文《论阐释的有限与无限——从π到正态分布的说明》,在《探索与争鸣》2019年第10期发表,这是继提出强制阐释论、公共阐释论后,张江教授在阐释学领域进一步思考和研究的重要成果。在该文中,张江教授指出,阐释的约束与开放、有限与无限、确定性与非确定性等问题,是阐释学的基本问题。阐释是无限的,同时又是收敛的。阐释因开放而无限,因有限而收敛。作为一对相互依存的共轭变量,两者之间是相互包含、相互决定的积极关系,而非相互否定、相互排斥的消极关系。时下流行的理论主张对文本的阐释无标准可言,阐释只能绝对开放,文本具有无限意义。然而,无论何种文本,只能生产有限意义,而对文本的无限阐释则约束于文本的有限之中。为了说明这一问题,张江教授在该文中创造性地引入π和正态分布,认为区别于“诠”与“阐”的不同目标及方法,π 清晰地呈现了“诠”的有限与无限的关系,标准正态分布清晰地呈现了“阐”的有限与无限的关系。多位学者围绕张江教授的此篇文章,展开了激烈的学术争鸣。

  开幕式(9:00-9:40)

  会议开幕式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校长张政文教授主持。张政文教授指出本场会议的契机得益于张江教授刊发在《探索与争鸣》杂志2019年第10期的《论阐释的有限与无限——从π到正态分布的说明》一文,希望各位专家学者以此为出发点进行争鸣。

  上海社联党组成员、副巡视员、研究员陈麟辉代表上海社联及《探索与争鸣》杂志对与会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感谢,并指出目前围绕张江教授的阐释理论所展开的一系列争鸣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研究影响力,但是总体上仍然没有明确定论,一定程度上存在概念混淆不清、场域不明的情况。希望借此会议为契机,促进阐释学真正成为一门实实在在的学问,为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创新贡献应有的力量。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上海研究院院务委员会主任张江教授致辞并做开幕式主题发言。张江教授指出,中国两千年有着深刻的经学阐释传统,当代的文学批评在阐释学方法和若干思想观点上有自己很多的长处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但依未成学,目前占主导地位的还是西方的诠释学话语体系。他指出,要建立中国特色的阐释学,走出自己的新路和开辟新境界,需认真对待两件事:第一,进一步挖掘和总结中国古代两千年阐释学思想的积累,中国阐释学的思想、资源、挖掘和总结是阐释学能够进一步前进的重要动力;第二,促进当代阐释学特别是文学理论、文学批评当中的诸多问题与心理学最新成果的联系和融合,是建构中国阐释学的基本构架。

  围绕阐释的有限与无限、阐释的正态分布、人文学科与自然科学的关系等问题,学者们展开热烈讨论。

  上午

  主旨发言一(9:40-10:40)

  第一场主旨发言由上海大学朱承教授主持。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社会科学院院长南帆赞同张江的阐释学构造的理论模型:历史是无限开放的,所以,阐释是无限开放的;但是,任何一个历史区间都不是无限开放的,所以阐释是有限的。一个历史区间内的读者不可能完全自由阐释文本。他同时也指出这个理论模型存在某种不稳固的地方。其一,数学“π”是脱离历史范畴的,“π”的使用仅仅是一种隐喻;其二,我们具有两种的认识成果,一种叫做真理,一种叫做共识。真理更多地指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自然科学;共识更多地指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某种社会共同体的一致观点。超历史的数学更适合描述前者,用于描述“共识”是否完全妥当,应当深入思考。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辑李红岩讨论了历史阐释的正态分布问题,他表示历史研究的过程特别是史学文本的书写过程就是对历史的阐释过程。历史阐释的基本样态同样呈现出正态分布的形态,正态分布的形态形成以后主流观点的依从者弱,更加强化了正态分布的形态,主流观点之所以称之为主流,自然状态下正是由于各种各样的阐释在汇集到一起的时候必然生成的,在非自然的状态下形成的主流观点是虚假的主流观点,因而也就是虚假的正态分布。历史阐释的规律性大体的路径符合张江教授建构的图景。他认为,历史阐释学的特点是在诠释的基础上进行阐释,确定事实的基础上争取达到真实。因此在各种阐释活动当中历史阐释受制于阐释对象的约束最强烈,公共性的要求也最明显。

  北京师范大学李春青教授指出,张江教授从强制阐释论到公共阐释再到阐释的公共性,又到阐释逻辑,直至今天提出关于阐释的有限与无限的正态分布理论,思路非常清晰,已经初步形成一种阐释学的理论架构。个人理性和公共理性是两个基本路径,个体与公共是相互关联、错综复杂的,这里有一个个体主体与集体主体的关系问题。同样一个文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层面进行阐释,这就是阐释的内在复杂性或辩证性,进行研究应该从辩证视角出发,互相关联,各种各样的理论兼容并蓄。

  复旦大学朱立元教授指出,阐释的有限和无限应该结合起来,不能只看到无限的一面,过多强调无限产生过度阐释和强制阐释。以黑格尔的“艺术终结论”为例,黑格尔只在讲到浪漫艺术这种形式时用到了“END”一词,但我们将之泛化阐释为所有的艺术形式。另一方面,“终结”也并非等同于“死亡”,将两者等同起来也属于过度阐释,并且我国在翻译上也发生了一定问题,导致对对黑格尔相关理论造成了理解扭曲。因此,不能不重视文本的有限性,不能不限制地进行阐释。

  主旨发言二(10;50——11:50)

  第二场主旨发言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张跣教授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中社会科学院大学校长张政文教授指出,从生物学的角度理解,人类的自我复制是一种双重结构,肉身的自我复制和精神的自我复制,在社会生活中体现为自我显现和自我确认,显现与确认无论是通过同质异化还是异质同化,都表达了我们人与世界的某种关系。从阐释的角度来说,它是根源与我们生命自我显现的复制和进化的根本规定性,但是在这样的规定性当中,理解与表达呈现为多种方式,多种方式当中“阐”和“诠”就显现出来了,诠释指的是对事物事实的判断,而诠释则体现为对事物意义的判断。

  北京师范大学刘成纪教授指出,张江教授在阐释的有限和无限之间为传统的阐释学开辟了“第三条道路”,这是一种稳妥的合乎理性的阐释模式。在“诠”和“阐”之间,“诠”以文本为本位,“阐”则体现出阐释主体对文本的充分介入和二度创造,这样,阐释的过程基本上是一种从“诠“到“阐”的意义开放过程。以此为背景,阐释的目的在于实现共识,但共识的形成却未必基于理性,也可能是基于一种公共的非理性。同时值得思考的是,对于阐释来讲,共识固然重要,但共识一旦达成,阐释就走向了终结。就此而言,如何在共识形成之后重启文本的多元意义,可能就是公共阐释面临的新一轮问题。

  辽宁大学高楠教授提出了五点问题,第一,阐释学的理论关注的有限无限的问题,本质属于哲学范畴的最高范畴;第二在于有限阐释学的无限性和无限阐释的有限性,这一两极关系在我国古代思想中可以相互依存,但在西方理念中是互相对立的;第三,张江教授的文章在这个过程中提出了导向两极共在体的关系范畴,这一范畴具有双重属性,一是有机整体的构成性,二是多元过程的敞开性;第四,张江教授通过数学圆周率π找到了阐释两极的共时性通路,但仍面临难以找到可以量化的实在根据以及如何对数学与阐释跨界的难题;第五,强制阐释其实是批评了两个对象,一个是批评他者理论,一个是批评自体理论。

  主旨发言三(13;30——14:45)

  第三场主旨发言由《探索与争鸣》主编叶祝弟主持。深圳大学高建平教授指出,阐释有着不同的层次,具有多样性。文本本质上是某个人写其想要传达的意思,只是从作者到读者之间的中间物而已,它的意义在于作者和读者共在。因此要分清还原的层次和发挥的层次。被误读的形式在得到接受后也能成为普遍的形式。高建平教授还提出,必须重视心理因素对公共阐释的意义,心理、感性、生活、个体经历都会影响阐释。

  四川大学傅其林教授指出,张江教授从强制阐释到公共阐释再到阐释的有限与无限的发展,体现出中国阐释学系统建构的深化,也显示出在中西理论的视野下不断融通和新的突围。公共阐释这个概念是理论的核心,这一理论基础包含着数理逻辑的思考,可在更广泛的知识谱系中分析公共阐释的数理逻辑问题。第一,数学模型在中外文学阐释的历程中不乏其例。进入20世纪,人文学科的阐释不断和数理逻辑发生密切关系。第二,张江的公共阐释或阐释学有一种理性基础,而这个理性基础包含了数理的根据,一定程度上确保了公共阐释论的科学性和客观性。第三部分,以数理为基础进行文学公共阐释非常正确,尤其在大数据时代很有意义,但还需要进一步拓展和深化。

  华南师范大学段吉方教授指出,张江教授的阐释学研究提出以下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第一,阐释的共识性如何具体化。共识的过程是各种不同理论范式指向同一种存在的过程,但是这个过程是多样性的,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了不同的阐释方向和目标、不同阐释的理论选择,如何形成阐释的共识,这个过程还需进一步探讨。第二,阐释的公共性和正态分布之间并不是完全并列的,有时会有不对称的情况,有时甚至出现阐释的不同取向,从而使阐释的问题多元化。第三,文本阐释的有限性和无限性问题,也是阐释的正态分布所体现出来的方向。

  上海大学曾军教授指出,第一,今天所产生的很大的争论其实都来自于不同研究路径之争,这篇文章引发出来的对于文学意义阐释的分布、偏差以及校正等,不是用于解决具体文学文本批评实践的,而是需要从一个整体上了解文学阐释的规律性的问题。第二,文学阐释的意义分布如何描述,应该建立起同心圆的模型,最核心的是本义,并包括隐喻意义、结构意义、时空问题等。第三,应该关注正态分布和非正态分布之间各种变量因素。第四,文学阐释意义分布的研究方法上,最合适的就是用大数据、人文技术作为必备工具。第五,意义分布图谱的文学研究意义非常重要,通过大数据能够辨析不同时期文学阐释的共识与意义,揭示出文学阐述中的峰度与偏差。

  上海大学孙伟平教授指出,关于阐释学的问题,可能更多地要从哲学的角度研究。阐释的对象、客体、主体,对象是事实还是价值,要进行非常明确的区分,否则这两个部分的阐释差别会非常大。不同民族、地域、文化背景的人,肯定对很多问题看法都是不一样的。还有解释世界和改变世界关系的问题。我们在阐释一个东西的时候,往往有一个通过做、实践进行诠释或者阐释的问题。现实生活中的诠释,更多时候还是通过实际做来进行的。这是非常重要的维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张跣教授指出,张江本文把阐释有限、无限当中涉及的很多问题都包含了进来,而且体现出了非常鲜明的辩证法的思想。公共阐释理论,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影响现在阐释学的发展方向。阐释逻辑可能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今天讲阐释π、正态分布的概念,关键还是公共阐释理论,阐释π和正态分布的概念可以看成是公共阐释总体体系中关键性而且是非常有特色的概念。这篇文章还具有方法论上的意义,体现出对科学性的追求。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李潇潇研究员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角度介入讨论,指出,第一,马克思谈到的原理是人类社会现实相互勾连的原理。第二,这些原理的产生不是完全天然地启发,也不是事物本身的客观概念或者构成事物本身,更多地是使人能够围绕和自己现实的活动来构建形成历史具体。第三,马克思一生理论的创造都是在追寻、践行或者创造理论建构的过程,本身马克思经典原理的建构就体现了他自己的阐释原则,所以才出现了改变世界的哲学。

  会议以圆桌讨论作为闭幕式,由上海大学曾军教授主持,张江教授进行会议总结。他指出,本次会议对于阐释学的讨论,不仅是一场从概念到概念的纯文本研讨,更是要对发挥阐释学更好发挥在各个学科内的应有作用做系统的梳理与回顾,充分关注阐释学的实践面向,以期阐释学能够对实践起到推动性作用。与会专家学者围绕阐释学理论及其最新发展进行了热烈探讨,本次会议对建设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阐释学理论具有积极意义,未来将进一步推进相关研究。

    (原题为:[会议综述]“阐释学高端论坛2019”学术研讨会)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重庆快乐十分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