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学术评论
段德智、庞学铨、张桂娜:让学术研究与翻译相互增益
2017年08月21日 10: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段德智 庞学铨 张桂娜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中外学术成果交流的需求催生了一大批世界学术名著的译介,众多从业者投入翻译工作。同时,因为一些科研机构不认可学术翻译作为科研成果,致使一些专业学术工作者不愿涉足学术翻译。

关键词:学术研究;学术;学术翻译;研究;译者

作者简介:

  对话人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段德智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庞学铨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张桂娜

  近年来,中外学术成果交流的需求催生了一大批世界学术名著的译介,众多从业者投入翻译工作;同时,因为一些科研机构不认可学术翻译作为科研成果,致使一些专业学术工作者不愿涉足学术翻译。学术翻译有哪些甘苦?学术翻译与研究是怎样的关系?本期学术评价邀请在各自不同研究领域中拥有翻译成果与翻译心得的学者,就“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翻译与研究”这一话题展开对话,发表看法。

  学术翻译是高门槛的工程

  《中国社会科学报》:翻译看起来是两种语言之间的互换,有人认为简单,也有人认为是一项极具难度的工程。尤当论到哲学社会科学类学术翻译,应该如何看翻译的难易、评价翻译质量的优劣?

  段德智:我们可以“射箭”比喻翻译,若以一个人能否凭借弓的弹力将箭射出去为标准,则射箭就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若以一个人能否将箭射到远距离的靶上,并且箭箭都能射到靶心为标准,则射箭就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翻译亦是如此,如果将翻译简单理解为将两种语言字词对译或互换,则很简单。但如果按照我国著名语言学家马建忠设定的“无毫发出入于其间”的翻译标准来理解,可谓“翻译之难,难于上青天”。不要说整部译作,即使将其中的核心概念翻译得非常得体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庞学铨:人文社科理论性、思想性学术著作的翻译更为不易。在组织“当代外国人文学术译丛”的翻译工作时,我对此深有同感。学术著作的翻译,要求译者必须首先对所译论著的思想有准确理解。每一部学术著作,都有自己特定的问题、提出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与路径、理论阐述的逻辑与过程、使用的术语和达到的结论,这一切构成了它所要表达的某种或某些特定思想。学术翻译不仅要达到语义上的对应,更要通过对概念术语含义的准确理解和恰当表达,尽可能完整准确地呈现原著的思想。

  张桂娜:准确理解和恰当重述构成了学术翻译的“高门槛”。从事学术翻译的合格译者应当具备极高的基本素养,而不是简单的鹦鹉学舌。译者除了要掌握外文,更为重要的是需要具备相应专业的学术训练和专业知识,并拥有深厚的译入语根基和文化修养。唯其如此,才有可能理解原作者的学术话语和基本思想,并且用同样专业的学术话语重述这一思想。

  学术翻译需要艰深的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与此同时,因为在部分科研机构,学术翻译被排除在学术研究成果评价范围之外,以至于一些真正有能力从事学术翻译工作的学人却不愿为之。学术翻译是否应该被看作一项研究性工作?

  庞学铨:学术翻译也是需要付出艰辛又具有创造性的专业研究工作。它不但要有所译领域的学科背景、知识、理论素养和很高的中外语言修养等,对一些重要的多义词、歧义词,还要通过查找资料、分析语境、比较研究,才可能选择合适的中文表达。我们在翻译中经常会为了一段话、一组词甚至一个单词,反复琢磨思考方能理解其意,找到合适的中文表达,个中艰辛丝毫不比自己撰写文章时更少。

  段德智:确实,没有艰深的研究,难以磨砺出被学界认可的优秀译著。一方面,离开了学术翻译,学术研究很难获得其应有的理论广度和深度;另一方面,卓越的学术翻译工作本身要求译者对原作开展艰苦的学术研究。我和研究团队在翻译托马斯·阿奎那的著作时,对于其中所使用的重要概念的翻译,都是在数年认真阅读和研究原著基础上反复斟酌才确定的。这样不仅保证了我们的翻译质量,而且也极大地加深了我们对托马斯·阿奎那哲学—神学思想体系的理解。

  庞学铨:举个例子,德文Aufhebung译作“消灭”还是“扬弃”,Idealismus 译作“理想主义”还是“唯心主义”,等等。在一般的哲学著作中,对它们的不同翻译意味着是否准确传达了原著思想;而在马恩著作的翻译中,则尤其要慎之又慎。在对这些学术概念的翻译中,我们意识到,学术翻译的研究性工作是高质量译著的保证,会大大提高原著本意传达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也是进一步学术研究的前提和基础。

  张桂娜:以我翻译俄罗斯哲学著作的经验来说,翻译过程就是译者与原作者之间的最亲密的思想交流。一部译作的完成往往需要多次对原作进行极其精细的解读,通过这种精细的解读,才可能较为全面地把握一部作品的运思逻辑,也才可以更为深入地体悟作者所表达思想的本质及其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这本身就是对原作的系统研究。在此基础上,译者对作者的观点和方法,不管是要进一步发展,还是要批判反思,都是有底气的,也是比较有效的。

  翻译与研究相互增益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学术翻译中,确实存在对翻译工作的“学术性”、“研究性”的忽视。那么应该如何让研究与翻译相互增益呢?

  庞学铨:从20世纪80年代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开始出版,到近年来各人文社科类出版社纷纷推出成系列的学术译著项目,吸引了不少有专业素养的学者的参与。近年来,国家社科基金、出版基金也明显对学术翻译项目增强了资助力度。

  我建议,各高校科研机构的评价体系制定者需要真正认识到学术翻译同样是一种研究性工作,改变或弥补目前普遍存在的学术成果评价中忽视或排除学术译著的现象;学术翻译界要在讨论某些名著和术语翻译问题的基础上,重视和开展学术翻译理论的研究;要在相关学科和专业教育领域重视学术翻译人才的培养,注重在翻译实践中培养学术翻译人才;建议学术翻译的重要出版机构设立全国性、高级别的学术翻译奖,并举办相应活动。

  张桂娜:纵观近代以来的学术史,凡是质量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译作,无不是由有着深厚学术积淀的译者完成的;同时,也有不少学术大家最初是凭借学术翻译在学界崭露头角的。

  每位译者选择翻译的都应当是自己研究领域的文本。一是由于译者对文本的基本思想、核心概念和整个话语体系都比较熟悉,不至于在理解上出现大的偏差,也能够在译文中选用较为恰当的词句进行思想重述。二是因为文本翻译能够促进译者的学术研究。

  真正做好学术著作的翻译,除了学术翻译的基本功之外,译者自身对学术翻译所持的态度也极为关键。只有带着尊重和重视学术著作的翻译作为一项神圣事业的态度,出于纯粹的学术兴趣去从事这项事业,译者才会严谨认真地对待翻译,才会在翻译的过程中不吝时间、不计精力,更不会计较利益上的得失,一心只求忠实、流畅甚至优美地向读者传递原作者的思想;才会对把握不准的地方反复查证,对表述不清的字句一再斟酌,对完全不懂的地方积极请教学界同行。

  段德智:被称为“介绍近世思想第一人”的近代著名翻译家严复曾说:“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

  严复所谓“达”,即“达旨”之意。“旨”是一部作品的灵魂和理论制高点,“达旨”就必须在动手翻译之前认真阅读和研究原作,认真体悟和掌握原作的旨趣。如果能贯彻“在翻译中研究,在研究中翻译”这样一个方针,就是如严复所说的“神理”原作、“悟旨”和“达旨”。

  庞学铨:译著对原著“理解—表达”的准确性,一定是建立在对原著文本精读和研究基础上,需要经过大量的翻译实践才可能恰当表达,比如对术语在不同的语境下不同的表达形式与意义蕴含的考察,对多义性、歧义性术语的恰当选择,对译文的可读性表达,等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