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阿迪娜·平蒂列与罗马尼亚新浪潮的终结
2020年02月28日 12:26 来源:《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9年第2期 作者:王垚 字号
关键词:阿迪娜·平蒂列;罗马尼亚新浪潮;国际电影节;艺术电影体制

内容摘要:本文在阿迪娜·平蒂列的创作历程及其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的影片《不要碰我》分析的基础上。

关键词:阿迪娜·平蒂列;罗马尼亚新浪潮;国际电影节;艺术电影体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垚,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文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内容提要:本文在阿迪娜·平蒂列的创作历程及其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的影片《不要碰我》分析的基础上,将《不要碰我》放置进罗马尼亚新浪潮的脉络中,在国际电影节和国内电影体制的背景中,讨论罗马尼亚新浪潮的历史进程,并分析罗马尼亚新浪潮在其动力结构中逐步走向终结的过程。

    关键词:阿迪娜·平蒂列;罗马尼亚新浪潮;国际电影节;艺术电影体制

    标题注释:本文为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中国—罗马尼亚电影交流史(1949-2016)”(批准号:17BC058)成果。

 

  阿迪娜·平蒂列(Adina Pintilie)的处女作《不要碰我》(Nu mǎ atinge-mǎ)在2018年的柏林电影节可谓口碑两极,主竞赛和处女作两个评审团都将大奖颁给了它,不少影评人和记者也对这部尺度极大的影片推崇备至,如《综艺》(Variety)杂志的杰伊·维斯伯格(Jay Weissberg)[1]和《好莱坞报道》(Hollywood Reporter)的黛博拉·杨(Deborah Young)[2]等重要影评人均给出了好评[3];而另一方面,以《国际银幕》(Screen International)场刊为首的另一批影评人和记者则认为影片矫揉造作,靠贩卖性少数的奇观来打政治牌,如英国《卫报》(The Guardian)的影评人彼得·布拉德肖(Peter Bradshaw)就声称“浅薄愚蠢的金熊奖得主《不要碰我》是柏林节的灾难”“阿迪娜·平蒂列这部毫无幽默感的笨拙的论文纪录片证明柏林就是一个表彰无趣和毫无价值的电影节”[4]。最终《不要碰我》惨遭场刊打出1.5分,名列倒数第三[5]。2019年影片在美国小范围上映后,《纽约时报》的著名影评人安东尼·斯科特(A.O.Scott)则给出了好评。[6]

  柏林电影节之后,《不要碰我》开始了甚为成功的电影节旅程,从瑞士尼翁的真实影展(Visions du Reel)开始,先后参加了伊斯坦布尔、莫斯科、特兰西瓦尼亚、悉尼、博洛尼亚传记电影节(Biografilm Festival)、耶路撒冷、多伦多、赫尔辛基、雷克雅未克、卑尔根、伦敦等电影节,以及阿姆斯特丹纪录片电影节(IDFA),并且获得了2018年欧洲电影奖费比西—欧洲年度发现奖提名。在2019年初,影片在纽约MOMA上映,并将于3月15日在罗马尼亚公映。

  在尼翁、卑尔根和阿姆斯特丹,《不要碰我》是作为纪录片入选的,但它并没有被收录在欧洲电影奖的纪录片目录中。这也带出了影片长久以来的争议点之一,它究竟是纪录片还是故事片?虽说影片的发行公司Doc & Film International[7]的主营业务是纪录片,但至少在Imdb和罗马尼亚最大的电影网站Cinemagia上,它是被标为剧情片的。根据导演的说法,这部影片“开始于纪录片”,但影片本身“更像是拍摄一部纪录片的过程。但它不是一部纪录片,而是一部真实与虚构之间的融合产物”。[8]

  然而迄今对这部影片的所有分析评论,均未注意到这样一个重要事实:《不要碰我》事实上成为了宣告罗马尼亚新浪潮终结的那部标志性的影片。发端于2001年的《无命钱》(Marfa banii,2001,Dir.Cristi Puiu),开始于2005-2007年的获奖狂潮,并以2016年戛纳电影节上普优(Cristi Puiu)和蒙久(Cristian Mungiu)的“终极对决”为“结论”的罗马尼亚新浪潮,在2016年已然走向终结;而《安娜,我的爱》(Ana,mon amour,2017,Dir.Cǎlin Peter Netzer)与《不要碰我》两部影片的获奖恰逢其时,以国际电影节的奖项,确认了“新浪潮之后”罗马尼亚电影创作转向的艺术合法性。

作者简介

姓名:王垚 工作单位: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文化研究院

职称:助理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