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早期现代英国的贵族写作与商业出版:以《乌拉妮娅》为例
2020年02月28日 11:03 来源:《外国文学评论》(京)2019年第2期 作者:王珊珊 字号
关键词:印刷之耻;《乌拉妮娅》;赠礼经济;玛丽·罗思

内容摘要:桑德斯提出过著名的“刊印之耻”理论,认为早期贵族以商业出版为耻,其作品大多以手稿形式在小圈子里传播。

关键词:印刷之耻;《乌拉妮娅》;赠礼经济;玛丽·罗思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珊珊(1979- ),女,北京大学英语文学博士,中央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领域为早期现代英国文学。

    关键词:印刷之耻;《乌拉妮娅》;赠礼经济;玛丽·罗思

    内容提要:桑德斯提出过著名的“刊印之耻”理论,认为早期贵族以商业出版为耻,其作品大多以手稿形式在小圈子里传播。1621年玛丽·罗思夫人却打破常规,署名出版了浪漫传奇《乌拉妮娅》。因丧偶后经济困窘,她被迫像职业作家一样谋求出版,并通过贵族之间投桃报李的赠礼经济来维系其社会关系。罗思夫人的贵族身份和贵族式写作与商业出版的大众化要求有着内在矛盾,但出版商只关注罗思夫人的身份带来的市场价值,不理解其中蕴含的风险。《乌拉妮娅》的出版果然引发风波,这反映了贵族阶层的文学生产与新兴的印刷媒介之间的冲突,但也证明“刊印之耻”并非廷臣作家传播作品时奉行不变的铁律。

    标题注释:本文为中央财经大学青蓝项目的阶段性成果,受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QL18019)。

 

  在对英国都铎时代文学的研究中,J.W.桑德斯提出了“刊印之耻”(“stigma of print”)这个著名的观点,形象地概括了这一时期由廷臣贵族引领并被职业作家效仿的文学出版与传播风尚。所谓“刊印之耻”,简单地说,就是贵族虽进行文学创作,但却不屑于将作品印刷出版,而是多以手稿形式在小圈子里传播。①桑德斯列举了包括怀亚特(Sir Thomas Wyatt)、萨里(Henry Howard,Earl of Surrey)、锡德尼(Sir Philip Sidney)及罗利(Sir Walter Ralegh)在内的众多廷臣作家,这些作家的目标读者并非大众,他们的作品如在生前出版,也都未获得本人的许可;他们对印刷媒介读者的轻视使其作品的印刷通常比写作晚得多。托特尔(Richard Tottel)辑录了怀亚特和萨里的大部分诗作,于1557年出版了《歌与十四行诗杂集》(Songs and Sonnets),此时距两位诗人去世已分别有15年和10年;锡德尼作品的出版则是在其身后14年(see “Stigma”:139-140)。罗利生前只出版了5首诗,其中4首都是酬唱之作,且都不是他最重要的涉及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诗作。而且他还很可能曾让《英格兰的赫利孔》(England's Helicon)一书的出版商把他的名字缩写用纸片遮住,因为该书收有两首其名下诗作。②“刊印之耻”作为早期现代英国贵族传播文学作品的行为准则,其出现无疑与当时文学地位的低下和贵族身份的尊贵有关。与廷臣贵族的“主业”政治相比,文学创作实在无足重轻,有则锦上添花,无也无伤大雅。锡德尼就将《阿卡迪亚》(Arcadia)称为写给其妹的“玩意儿”(a trifle)③,自谦中不无对文学创作的轻视。此外,贵族有极强的精英意识,不屑纡尊降贵与平民交往,觉得自己的交往圈子越小就越能显示地位的尊贵,而商业出版天生带有大众化的性质,自然为贵族所不屑。贵族圈的这一风尚直到十七世纪仍然盛行④,1653年贵族女作家卡文迪什(Margaret Cavendish)在出版其第一部作品时还在前言中为急于出版而致歉⑤。

  出身于著名的政治和文学世家锡德尼家族的玛丽·罗思夫人(Lady Mary Wroth⑥,1587-1651/3?),是英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创作彼特拉克体十四行组诗和散文体浪漫传奇(romance)的女作家。她的主要创作包括十四行组诗《潘菲利亚致安菲兰瑟斯》(Pamphilia to Amphilanthus)及浪漫传奇《蒙哥马利伯爵夫人之乌拉妮娅》(The Countess of Montgomery's Urania)第一、第二部(下文简称《乌拉妮娅》)等。《乌拉妮娅》的第一部及附于其后的《潘菲利亚致安菲兰瑟斯》于1621年出版印行,这在当时贵族以印刷出版为耻的社会背景下,不能不说是出人意表的出格举动。该书出版不久,便因为书中某些情节暴露了爱德华·丹尼爵士(Sir Edward Denny)的家丑,激怒了丹尼爵士,后者于是向罗思兴师问罪,矛头直指《乌拉妮娅》和罗思写作这一行为本身⑦,致使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乌拉妮娅》也不得不面临被召回的命运⑧。这场风波的起因与这部作品的传播方式大有关系,正是因为罗思选择了印刷这一新兴的商业化媒介,才使得该书迅速且大范围地传播,导致丹尼爵士在获悉书中内容后愤然对作者口诛笔伐,引起轩然大波。假设《乌拉妮娅》是以传统的、常规的手稿形式传播,它可能只在一个相对封闭的贵族小圈子里流通,丹尼爵士也许都无缘过目,或者即使有所风闻也不至于因家中隐私被广泛散播而怒不可遏。可见罗思对印刷这种新兴媒介了解不够,大大低估了它的影响力。

  那么身为贵族的罗思,为何会突破贵族作家圈里的“游戏规则”而采取印刷媒介来传播作品呢?本文试图从罗思当时的个人境遇和十七世纪初英国出版行业的时代状况对该问题进行解释,以揭示早期现代英国书籍生产和传播领域中传统的贵族遵行的经济模式和新兴的市场经济模式之间的冲突。

作者简介

姓名:王珊珊 工作单位:中央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

职称:讲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