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论康熙年间清朝与安南政治关系及边界问题
2020年02月28日 09:55 来源:《思想战线》2020年第1期 作者:段红云 杨丽玉 字号
关键词:康熙;中越关系;边界

内容摘要:

关键词:康熙;中越关系;边界

作者简介:

  摘要:康熙年间是清朝与安南政治关系及边界问题处理的重大转型时期。一方面,清朝在康熙年间完成了与安南关系从“不拒黎,亦不弃莫”的“双重承认”,向与中兴黎朝建立一元政治关系的转变;另一方面,康熙时期清朝与安南在处理“三峒之争”和那窝村之争的过程中,已经表现出了更加清晰的疆域观念和主权意识,整个康熙时期疆域观念的转变和对边界问题的处理,推动了中国古代疆域的最终定型,以及中国传统疆域向近现代主权国家疆域的转型。

  关键词:康熙;中越关系;边界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清代中越边疆治理与边界变迁研究”阶段性成果(18BZS119)

  作者简介:段红云,云南大学历史与档案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杨丽玉,云南大学历史与档案学院博士研究生(云南昆明,650091)

  康熙年间是清朝处理与安南政治关系及边界问题的重大转型时期。这一时期,清朝对安南从“不拒黎,亦不弃莫”的“双重承认”,转向了与中兴黎朝建立一元政治关系。同时,随着安南王朝势力的发展,实际控制范围的不断延展,导致中国与安南的边界产生了实质性的接壤,双方传统的边界线由模糊的“瓯脫之区”逐渐走向清晰,边界领土问题不断升级,并由此引发了康熙年间的“三峒之争”和那窝村之争。在处理边界纠纷的过程中,清朝的边界意识和主权意识不断强化,双方的疆域逐渐清晰,对于推进中国古代疆域在清代的最终定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关于康熙时期清朝与安南的边界问题,已有学者进行过探讨,然研究的专题性和系统性还有待进一步深入。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康熙年间清朝与安南的“三峒之争”和那窝村之争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并将这一时期的边界问题置于双方政治关系的大背景下进行探讨,分析清康熙年间中国疆域观念的转型,及其边界问题的处理对中国古代疆域定型,对中国传统疆域向近现代主权国家疆域转型的影响。

  一、康熙年间清朝与安南的政治关系

  明朝中后期,安南政治形势急剧动荡。明朝嘉靖六年(1527年),安南权臣莫登庸杀死黎昭宗,逼迫黎恭帝禅位于莫氏,建立莫朝,取代了持续百年的安南后黎朝。莫朝建立后,莫登庸大肆杀戮黎朝旧臣,导致许多官员和地方势力反叛,“人多逃窜山林,或隐匿姓名不出,或群聚为劫党,或去臣于外国以偷生”。嘉靖十二年(1533年),在大臣阮淦支持下,黎昭宗幼子黎宁在义安、清化等地建立“中兴黎朝”。自此,北方的莫朝和南方的中兴黎朝开始了长时间的对峙,整个安南进入了分裂、动荡的“南北朝”时期。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后,南方的中兴黎朝再度一分为二,在安南南部又逐渐形成了广南阮氏地方割据政权。到明末清初,安南实际上存在4个政权,由北向南依次为高平莫氏政权、宣光武氏政权、中兴黎朝、广南阮氏政权。而明朝通过对中兴黎朝和高平莫氏的册封,确立了“不拒黎、不弃莫”政策。此后,安南只是作为明朝的外藩,履行定期朝贡、“远夷事大”的职责。这种藩属关系一直延续到清初,成为清朝处理安南问题的基本模式。

  清朝入主中原后,其统治的合法性一度饱受质疑,并未得到周边国家的承认。为了树立自己政权的正统地位,同时也为了进一步孤立南明政权,清廷极力拉拢周边各国,采取招抚政策,积极与周边国家建立起以封贡为纽带的藩属关系。顺治四年(1647年)二月,清朝即诏谕东南海外琉球、安南、暹罗、日本诸国,“有慕义投诚纳款来朝者,地方官即为奏达,与朝鲜等国一体优待,用普怀柔”。同时,将安南、吕宋和琉球三国使者遣送京师,给予丰厚的赏赐,并再次招谕各国:“朕抚定中原,视天下为一家,念尔琉球(按对其他国家的敕谕亦同)自古以来世世臣事中国,遣使朝贡,业有往例。今故遣人敕谕,尔国若能顺天循理,可将故明所给封诰、印敕遣使赍送来京,朕亦照旧封赐。”同年七月,清军攻占广东,清廷再次诏谕,进一步明确“各国有能倾心向化,称朝入贡者,朝廷一矢不加,与朝鲜一体优待。贡使往来,悉从正道,直达京师,以示怀柔”。清朝在入关以后,多次诏谕琉球、安南、暹罗、日本诸国,一方面表明清朝已经推翻明朝统治,成为中国的正统王朝,各国应该弃明投清,承认清朝的正统地位和统治的合法性;另一方面,清朝将“视天下为一家”,各国应顺天循),将明朝颁给的封诰、印敕遣使赍送来京,清朝将像对待朝鲜一样“一体优待”“一视同仁”。

  然而,清朝入关后对各国的招抚并未取得实效,尤其是安南,仍奉明朝为正统,继续向南明各政权进贡请封,保持藩属关系。在顺治二年(1645年)时,南明隆武政权建立后,随即派都督林参出使安南求援。次年二月,安南“差正使阮仁政,副使范永绵、陈槩、阮滚等同天朝都督林参驾海往福建,求封于明”。但因清军占领福建,隆武政权覆灭,安南使节被俘虏。永历政权建立后,安南派仁政等“顺道奉表回谒桂王于肇庆”,永历帝于顺治四年(1647年)五月“遣翰林潘琦等赍勅书诰命,并塗金银印往本国,册封太上皇为安南国王”。顺治八年(1651年)二月,永历帝派使臣敕谕黎朝国王“资其兵众粮铳,以助恢剿”,希望黎朝支持永历政权一起对付清军。安南黎朝则答应“每年,助银二三万两”。顺治八年、1651年)十月,“明差官捧赍敕印来,封清王(郑梉)为副国王”。由此可见,顺治年间安南黎朝一直与南明各政权保持着传统的藩属关系,拒绝承认清朝的正统地位。而南明政权则积极拉拢安南黎朝,不惜改变明朝万历以来册封黎朝皇帝为安南都统使的惯例,提高其地位,册封为安南国王,以此拉拢安南黎朝共同对抗清朝。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顺治末年,南明永历政权覆灭。鉴于局势的变化和清军兵临边境地区,宣光武氏、高平莫氏、中兴黎朝和广南阮氏才转而向清朝“投诚”,先后遣使请封。

  顺治十六年(1659年)八月,在清朝强大的军事威胁和国内其他政权的威胁下,为巩固自身的统治地位,盘踞在宣光地区的武公惠选择了向清朝遣使投诚,希望能够借助清朝的威望来稳固宣光的统治,成为第一个向清朝请封的安南政权。但鉴于宣光武氏实力弱小,且名义上又是中兴黎朝的臣属,明朝和南明没对其进行册封,因此,清朝也没有对宣光武氏进行册封。

  同年九月,广西太平府把总何起龙接到高平莫氏使节的“投诚谒”,称“本司霑仰声教,曷切瞻依是用,谨遣介使敬诣宪前,纳款投诚”,并希望得到清朝的册封,述臣厥职,世世仰朝廷之德,年年沐朝廷之恩,愿与国家同其久长”。的投诚,并要求对方交出藏匿在安南高平的南明官员、交还侵占的土地。两广总督李栖凤奏报,称“安南都统使司都统使莫敬耀,遣使投诚”。于时跃于顺治十八年(1661年)上疏朝廷,称“南都统使莫敬耀向化投诚,请给印敕,应如所请”。但康熙以册封莫氏政权为安南都统使是明朝的惯例,本朝不宜沿袭,“安南远方一国,莫敬耀倾心向化,(当另授官职,以示鼓励”。同年五月,礼部、兵部等衙门合议后认为,“安南国都统使莫敬耀,带领高平等(地方效顺,应增本秩,封为归化将军,以示鼓励”。但清朝还未来得及进行册封,莫敬耀便去世了,于是,清廷册封其子莫元清为归化将军。顺治十八年(1661年)十月,莫元清遣使入贡,清廷“授归化将军莫敬耀之子莫元清为安南国都统使”。至此,清朝与高平莫氏正式建立了藩属关系。

  康熙六年(1667年),黎朝大举进讨高平,莫氏族人、臣属多被俘虏,莫元清几乎只身逃到中国。康熙帝令将莫元清及其部众安置于广西南宁,派侍读学士李仙根和兵部主事杨兆杰出使安南,令中兴黎朝“将高平地方、人民,俱复还莫元清,各守土安生”。在清朝的干预下,黎朝虽“与清使辨解,往返数四”,但在清朝使节坚持下,最后黎朝“以事大惟恭,特命姑且从之”,同意退还高平给莫氏残余。康熙八年(1669年),清朝按照黎朝所请,派军队护送莫元清回高平。但中兴黎朝显然不甘心莫氏残余继续盘踞高平,一直在寻找机会彻底肃清高平莫氏残余,以达到统一整个安南北方的目的。

  在此之前,随着实力的不断增长,中兴黎朝分别对高平莫氏和广南阮氏政权展开军事攻伐,企图统一安南全境,建立统一的王朝国家。但随着清朝统治地位的进一步确立,尤其是高平莫氏得到清朝的册封,使中兴黎朝意识到与清朝建立藩属关系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在这样的背景下,顺治十七年(1660年)九月,安南国王黎维祺“奉表投诚,附贡方物”。对于黎朝主动遣使请封,清朝礼部题“安南国王黎维祺倾心向化,有协力讨贼之劳,应照例赏银一百两、锦四端、丝十二表里”,顺治帝也认为黎朝“输忱向化,深可嘉悦”,对其进行嘉奖,按照“厚往薄来”的原则给予丰厚的赏赐。但由于此次朝贡时,黎朝没有上缴原明朝册封黎朝时颁给的敕印,违背了建立藩属关系的前提,因此,清朝没有随即对其进行册封。另一方面,黎朝一直拖延,拒不交还明朝所颁敕印,黎维祺甚至于顺治十八年(1661年)闰七月奏称:“前代旧制,原不缴换敕印。惟侍奉准贡例,依限上进。”因此,双方就缴换敕印一事坚持不下。直到康熙五年(1666年)二月,清朝针对黎朝对所受伪永历敕印,屡谕缴送,迟久未至的情况,“请敕广西督抚,移文再行晓谕,速将伪敕印送京,准其入贡,否则绝其来使”,对黎朝缴纳明朝所颁遣敕印提出最后通牒,否则拒绝其遣使入贡。在清朝强大的政治威慑下,黎维禧终于同年五月“缴送伪永历敕命一道、金印一颗”康熙皇帝得到卢兴祖的奏报后,决定“封黎维禧为安南国王”,并派遣“内国史院侍读学士程芳朝为册封正使,礼部郎中张易贲为副使”,出使安南进行册封。至此,清朝与黎朝正式建立藩属关系。

  康熙年间,安南阮氏政权也积极谋求与清朝建立藩属关系。康熙八年(1669年),广东水师都司刘世虎带兵巡海时,遇到大风,致使船只漂泊到广南境内。广南阮氏趁机“差赵文炳等,送刘世虎等归粤,并带来货物船只,奉有确查议奏之旨”对此,礼部商议认为,赵文炳等虽奉广南国印文差遣,但实际上是中国人,或留或遣,向康熙帝请旨定夺。康熙帝认为:“广南国差赵文炳等,送刘世虎等归粤,殊为可嘉,”但在清朝藩属体系下,广南阮氏名义上仍是中兴黎朝的臣属,且清朝已于康熙五年(1666年)册封黎朝君主黎维禧为安南国王,“著该督(指两广总督)给以照验遣归。广南船货,不必入官。仍给来使,为修理船只之用”,拒绝了广南阮氏的请封。

  与此同时,安南黎朝却一直想要统一北方,消灭高平莫氏、宣光武氏两个割据政权。康熙八年(1669年)九月,武公惠被麻福长所杀,黎朝乘机立武公惠之子武公俊为宽郡公,并将其“留京奉侍,同时“以麻福长不忠所事,乃监于狱中”。这样,宣光地区遂出现了权力真空。黎朝遂于康熙九年(1670年)六月“命少尉、豪郡公黎时宪为统率,吏部右侍郎、润裔侯胡士扬为督视,将兵经略宣光地方”,平定了麻氏一族的反叛。自此,宣光地区的统治,由武氏的世袭变为黎朝的流官掌控,“宣光遐方,得闻朝廷声教”。

  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镇守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起兵反清,“三藩之乱”由此爆发。康熙十六年(1677年)春,安南黎朝趁清朝平定内乱之机再度出兵攻打高平,并上疏清朝,称莫氏政权暗中支持吴三桂叛乱。同年八月,黎朝军队于高平大破莫氏政权,莫元清逃入中国广西龙州,“余党皆溃散,四州略定”,高平莫氏政权最终灭亡。至此,安南黎朝统一了整个安南北方,安南由四分五裂的状况变成了“北郑南阮”两大势力。北方的中兴黎朝被郑氏把持朝政,黎朝皇帝只是傀儡;南方的阮氏则表面上遵黎朝正朔,反郑而不反黎,与北方对峙。在这样的背景下,尽管广南阮氏继续请封,但清朝最终放弃了“双重承认”政策,与黎朝建立起一元的政治关系。

  综上所述,清朝入主中原后,对内消灭弘光、隆武、永历、绍武等明朝流亡政权,平定“三藩之乱”、苗民起义、准噶尔叛乱等,巩固王朝统治;对外则外宣王化,积极将朝鲜、安南、琉球、缅甸等王朝政权纳入藩属体系,维系清朝统治的合法性和边疆的安宁。与此同时,安南内部也纷争不断,中兴黎朝、高平莫氏、宣光武氏和广南阮氏等政权各自为政、互相攻伐。后随着清朝统治的进一步深入,安南各政权出于国内政治斗争的需要,安南中兴黎朝、高平莫氏、广南阮氏、宣光武氏4个政权均先后向清朝遣使请封,希望得到清朝的支持。但由于广南阮氏和宣光武氏名义上都是黎朝臣属,遵奉中兴黎朝。所以,清朝并未接受他们的请封,而是先后于顺治十八年(1661年)册封高平莫氏为安南都统使,康熙五年(1666年)册封黎朝国王为安南国王。清朝对高平莫氏和中兴黎朝的册封,实际上延续了明朝后期对安南采取的“不弃黎,亦不拒莫”的双重承认政策。直到康熙十六年(1677年),高平莫氏被黎朝所亡,中兴黎朝统一了整个安南北方,清朝才放弃了“双重承认”政策,与中兴黎朝建立一元政治关系。

  康熙年间,在传统藩属体系下,清廷与中兴黎朝和高平莫氏维系了和平的政治关系,安南王朝定期遣使朝贡,清朝秉持“厚往薄来”的原则进行册封和赏赐,双方维持着较为和平的政治往来。但由于明朝中后期对边疆地区治理不力,加之边界土司为自身利益相互倾夺,导致清初在边疆问题上产生激烈的纷争,最为突出的就是安南黎朝与清朝开化府牛羊、蝴蝶、普园的“三峒之争”,以及思陵州的那窝村之争。

作者简介

姓名:段红云 杨丽玉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