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 >> 民族学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互构逻辑
2019年11月18日 09:22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年第10期 作者:刘永刚 字号
关键词:国家治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互构逻辑;新时代

内容摘要:

关键词:国家治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互构逻辑;新时代

作者简介:

  【提要】现代中国的治理体系依托于中国各族人民自觉凝聚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在中华民族与现代中国高度结合的过程中,中国被赋予了鲜明的中华民族特性并确立了民主共和国家的治理体系。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要发展完善以人民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以塑造国民整体性规范并支撑着国家治理现代化。二者的功能互通与体系互构辩证统一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之中。

  【关键词】国家治理;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互构逻辑; 新时代

  【作者简介】刘永刚,云南大学民族政治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博士,研究方向: 民族政治学、边疆治理。

  【基金项目】 教育部后期资助项目“中华民族: 基本内涵与建设进路”(18JHQ072)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民族思想史”(18ZDA158) 阶段性成果。

  在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形态的当代世界体系中,怎样治理国家是一个历史性的命题。在全球化不断深入、传统治理功能渐次衰减的背景下,怎 样推动国家治理则成了一个现实性课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 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党的十九大提出“铸牢中 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写进宪法。这些重大举措凸显了国家治理现代化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中国国家发展中的重大意义。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国家治理现代化为研究议题,探求中国国家发展的特征成为建立中国理论话语体系的主要知识增长领域。在所见的相关研究中,分别探究的成果可谓兴盛,然而对于二者关系的研究却相对稀缺。作为现代中国政治基石的中华民族,之于国家治理体系的建构与能力的形成有何价值? 新时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国家治理现代化之间有着何种内在关系? 这些问题需要科学的学理回答。

  一、国家治理现代化: 中华民族复兴与中国梦实现的根本要求

  (一) 中华民族的复兴是百年来中国人民最伟大的梦想,这个梦想的实现植根于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

  “中国境内各民族之总称”的中华民族,并非一般意义上“民族关系”或“民族问题”的主体,也非单纯的政治符号或政治称谓。中华民族是与现代中国高度结合的主权民族,是中华大地各族人民基于文化、利益、政治诸多基因在近代内 忧外患的民族危机中自觉凝聚的命运共同体。打破殖民体系,跻身世界民族之林的现代中国政治 进程,以特有的内涵经由中华民族解放运动予以 实现。当然,“民族解放的过程必须停止在某一点上。这一点并不取决于民族主义原则,而是取决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各民族国家之间权力与利益的构成形式”。中国近代社会“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规定了中华民族解放运动的直接目标就是外争国权、内争民权。

  悠久灿烂的大一统中华文明史与近代屈辱的民族血泪奋斗史,决定了中华民族凝聚的特有方式与内在逻辑。承载着现代中国的中华民族之所以得以跻身世界民族之林,在于民族革命与民主革命二重变奏的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对于传统社会人口身份体系与国家治理形式的彻底否定,并确立了整体性的国民身份体系与民主共和国家治理新范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制度,对内以人民为中心塑造国民整体性,对外则以完整的政治共同体参与国际事务。在中华民族主权国家建立、建设历程中,国家治理均是在国内与国际两个维度展开的。对内以中华民族共同体为基础与规范,向国民提供安全秩序与社会福祉; 对外以中华民族的复兴与国家崛起为表现,以赢得更大的国家生存与发展空间。

  通过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建立起来的这套国家治理体系,包含着“三个层面相互有机联系的内容,即利益关系、政治权力关系和公民权利关系”。以 上三个关系均完整体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价值体系、制度体系、行动体系之中。这套国家治理体系建立的过程,既确立了中华民族的国家地位,也赋予了现代中国鲜明的中华民族共同体特性。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能否实现,取决于以中华民族共同体为政治基石构设的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

  (二) 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既是中国特色道路优越性的彰显途径,也巩固着现代中国的中华民族共同体特性

  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主张,“政治形式反映一定的民族特性”。中国正在经历的人类迄今最高形式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既是“人的自由产物”,也鲜明地体现着中华民族特性。作为保障社会人在社会生活中最大限度自由和发展的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是现代中国这种民族特性的直接体现。当然,这套国家治理体系既受制于制度体系与行动体系等显性的要素,更受到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凝聚状况、国家内部的族际关系等隐性要素的深刻影响。而由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领导能力、决策能力、执行能力、监督能力,以及参政党的参政议政能力、社会组织参与治理能力、人民参与途径与效能等构成的国家治理能力,直接依托于凝聚的中华民族对国民整体性的塑造。

  同时,全球化下日益深刻的国家间竞争与国家内部事务治理的复杂化、国际化,对国家治理提 出更高要求的背后,实则考验着与国家高度结合 的国家民族。民族国家的前途命运与治理挑战,与同国家高度结合的国家民族的自身结构、凝聚 状况、整合能力、建设机制直接相关。近年日益兴 起的“国家认同问题”研究,揭示了整体统一的国 家民族在国家治理体系中的轴心地位。实现中华 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显示的是铸牢中华民 族共同体意识的国家战略与中华民族共同体支撑 现代中国崛起的内在逻辑。

  国家治理现代化议题的出现,在于国家发展已有的基础与国家治理面临的现实困境。从国内 来看,市场经济的深入带来的社会利益重组与社 会结构的重塑,社会主要矛盾已从改革开放之初 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日益落后的 社会生产间的矛盾”,转化为新时代“人民日益增 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从国际视角来看,日趋激烈的国家间竞 争与广泛合作,也呈现为全球化下文化、政治的多元带来的国家传统治理体系与能力的挑战。内外 环境的变化,既需要强化中华民族承载的共同身 份认同、共有精神家园、共通国家梦想的社会政治 机制和功能; 也要求建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多元”协同治理格 局以提升社会化、专业化、法治化、智能化的治理能力与水平。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铸 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国家治理现代化在政治 整合与社会治理的功能上是互通的,在价值体系、制度体系、行动体系上是互构的。

  (三) 立足中国国家发展的自身逻辑,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社会基础

  从“中华民族”概念的创制到中华民族的主权国家建立,彰显了一种有别于传统社会的全新政治整合机制与国家治理方式。虽然以“救亡图存”为背景兴起的中华民族解放运动,极大助推了中 华民族的自觉进程,但显然中华民族过程并非西 欧式的“原生”抑或“建构”的民族范式。近代中国所面临的“如何使传统的大一统在国家转型中延续为现代国家的一体化”的根本问题,注定了中国道路的演进逻辑。而这个中国国家发 展逻辑的现实支撑,就是悠久的各族人民交往交 流交融文明史在近代外力压迫下同时催生并高度融合的中华民族意识与现代国民意识。

  马克思指出,与现代国家自主独立存在的“这种人,市民社会的成员,是政治国家的基础、前提”。而现代国家的本质特征在于其“民族性”。在现代中国组织并实现这种人的自主独立性的依托,是近代以来中国各族人民自觉凝聚的中华民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中国梦的实现,既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行动目标,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基本内涵。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所强调的是社会意识与观念层面。国家治理现代化强调的是多元协同治理格局下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二者处于不同的社会规范层面,作为普遍社会意识基础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支撑并决定着上层建筑的国家治理现代化; 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体系与能力又会进一步推动并巩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社会化。

  所以,准确认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 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功能互通、体系互构逻辑,在社会政治实践中顺应各族人民交往交流交融的一体化凝聚进程、自觉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既是 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本内容也是社会基础。当然,作为国家意志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与国 家理论、国家治理的具体实践之间仍有间隙。中国现代的政治进程、历史背景以及新时代的国家 治理现代化需要,均决定了中华民族建设是一个持续系统的国家工程。遵循现代中国政治进程的轨迹,立足中国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时代需要,是讨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本立场。

作者简介

姓名:刘永刚 工作单位:重庆快乐十分云南大学民族政治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重庆快乐十分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