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奋斗我幸福
田雪原:我与人口发展战略研究
2018年04月13日 08: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田雪原 字号

内容摘要:前期主要研究狭义的人口发展战略,结合主持国家重点项目“2000年中国的人口和就业”(《2000年的中国》之一)等研究,提出并阐发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调整人口结构相结合,当前以数量控制为重点的人口发展战略.后期结合列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的“21世纪中国人口发展战略研究”,主要研究广义人口发展战略,即在逐步实现以人口数量控制为重点向以人口质量提高、结构调整为重点过渡的同时,寻求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建立和实施可持续发展的人口战略。实施以人口数量控制为重点、兼顾人口素质提高和结构调整的人口发展战略,贯彻既定的人口生育政策,不仅需要研究和掌握宏观人口变动和发展的大势,包括出生率下降后可能带来人口年龄结构老龄化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突出科学研究的未雨绸缪性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学 术 自 传

  笔者来到人间作为被称为“煤铁之城”一员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日本鬼子的大刀,刀光剑影伴随着“八咯呀路”的吼声,在中国劳工面前回荡。当时不知道还有一个诺大的中国存在,只知道山海关外的东北伪满洲国。为什么日本人和中国人不一样?干的活不一样,日本人拿着战刀指挥、监督,中国人干最脏最累的苦力;吃的不一样,日本人吃的是大米白面,中国人吃的是橡子面窝窝头;地位不一样,日本人说一不二,中国人却只能听吆喝。后来“八一五”光复日本帝国主义投降,结束了中国人做牛做马的日子;可是中国人为什么会成为亡国奴的呢?这是我幼小心灵中解不开的谜。上小学时,当教师的哥哥送给我一本方志敏烈士遗著《可爱的中国》——我把它称之为打开我心灵天窗的第一本启蒙读物。当读到帝国主义列强宰割祖国母亲的身体、吸吮母亲的乳汁时,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心头充满悲愤,作为祖国母亲的儿子,立下平生要为国家富强献身之志。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前夕,抱着这样的志向走进北京大学殿堂,心中好不欢畅;然而入学后不久便赶上第二次批判马寅初校长的《新人口论》,却使我陷入迷茫。于是便躲在图书馆第五阅览室一隅,找来马老发表的“我的经济理论、哲学思想和政治立场”等文章,同时也找来一大堆批判文章读了起来。越读越觉得马老先生关于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质量的论述讲得颇有道理,更为那种年近八十誓死捍卫真理、直至战死为止的彻底唯物主义精神所打动;相反,那些连篇累牍的批判文章却讲不出多少道理来,除了标签式的政治口号和扣大帽子之外,便是偷换前提一类的逻辑推演,其目的就是要将《新人口论》批臭,把马寅初一巴掌打下去。特别是康生亲临北大点名“属于哪个马家”之后,包括马老居住的燕南园在内的整个燕园,更是大字报铺天盖地,声讨之声不绝于耳,最后马老真的从北大校园、政坛和学坛上“蒸发”了。这着实使我困惑了一阵子,难道这桩公案就这样盖棺定论了不成?当时不清楚,正是这样的认识化为一种情结,埋下后来为马寅初《新人口论》翻案和走上人口科学研究的种子。

  1964年从北大经济学系毕业后,先是参加两年“四清”,接着便是所谓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和干部下放劳动。除了和这一代人大同小异的经历外,作为系统学习过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说史的学人说来,原来盼望祖国尽快强盛、人民尽快富裕起来的情结受到莫大的伤害。在“四清”同吃、同住、同劳动过程中,亲身体验到新中国成立十五六年后,许多农民依然过着缺吃少穿清贫日子的情形;城市也好不到哪儿去,直至70年代每人每月只供应几两油、肉、蛋,自行车、手表、缝纫机等日用工业品都要凭票供应,在饥饿、温饱、小康、富裕和最富裕几个发展阶段中,处在由饥饿向温饱过渡阶段。由此不能不对当时的人民公社以及整个国家的计划经济产生疑问:为什西方市场经济国家忧虑的是生产过程,而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国家则被经济短缺所困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30年,我们同发达国家的差距不是缩小而是扩大了,国家尽快富强起来的期望跌到了失望的边缘。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恢复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确立,给我的感觉真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科学发展的春天来到了!于是即刻投身到理论战线的拨乱反正中去,开始了新的学术生涯。开头发表《调整是目前国民经济全局的关键》等几篇多年蓄积于胸的经济学方面的论文,但是最大的情结还是当年批判马寅初新人口论时投下的阴影,于是奋然拿起笔来撰写并发表“为马寅初先生的新人口论翻案”等几篇文章,从此同人口研究结下不解之缘。

  经济学与人口学有着某种近亲血缘关系,但是毕竟属于不同学科,“隔行如隔山”的道理提示我:从经济学转到人口研究必须补上人口学这一课。机会来了,1982年5月美国东西方中心邀请我到那里作高级访问学者,我则利用这一年多的时间,比较系统地阅读了当今主要的人口学论著,并且结识了前往那里访问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A?柯尔、芝加哥大学的G?S?贝克尔和F?豪泽、布朗大学的S?哥德斯坦、伦敦大学的布拉斯、日本大学的黑田俊夫、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考德维尔等名家,学习他们之所长,受益匪浅。1983年6月回国后,即转到人口研究中心,将主要研究方向锁定在人口学以及人口经济学、老年人口学领域,一发不可收拾地接续做了下来。

  回顾30年来主要研究的方面和走过的路子,按照时间和逻辑顺序,大致的情况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期,研究的重点是经济、人口理论的拨乱反正。阐发调整是目前国民经济全局的关键、论按需生产等热点问题;力主为马寅初新人口论翻案,破除“人口不断迅速增长是社会主义人口规律”教条,提出并论证了我国人口问题属人口压迫生产力,即人口和劳动力过剩性质,为控制人口增长提供理论支持。

  1980年代中期和进入21世纪以后,分前后两个时期研究中国人口发展战略。前期主要研究狭义的人口发展战略,结合主持国家重点项目“2000年中国的人口和就业”(《2000年的中国》之一)等研究,提出并阐发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调整人口结构相结合,当前以数量控制为重点的人口发展战略;后期结合列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的“21世纪中国人口发展战略研究”,主要研究广义人口发展战略,即在逐步实现以人口数量控制为重点向以人口质量提高、结构调整为重点过渡的同时,寻求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建立和实施可持续发展的人口战略。综合狭义与广义人口发展战略,提出“三步走”人口发展战略总体思路:第一步,将高生育率降下来,降低到更替水平以下,这一步已在1992年完成;第二步,2030年前后实现人口零增长,并稳步推进由人口数量控制为重点向人口质量提高、结构调整为重点的转移,统筹、协调人口与社会经济发展;第三步,零增长以后人口数量将呈一定程度减少趋势,再依据届时人口以及社会经济发展状况,谋求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推动人口与可持续发展战略的稳步实施。

  1980年代后期,在狭义人口发展战略确立后,对实施这一战略可能产生的后果,特别是人口老龄化问题开展研究。结合主持“七五”国家重点、与联合国、美国合作项目“中国老年人口调查与老年社会保障改革研究”,进行覆盖全国的60岁以上老年人口抽样调查,召开国际人口老龄化和老年社会保障科学讨论会,出版中、英文文集,撰写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抽样调查报告,主编并出版中国老年人口、经济、社会三卷专著,提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对策建议,填补了相应方面的空白。这一研究支持了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实施,同时指出面临的老龄化问题,提出应对老龄化冲击的决策选择。不过研究的重点在老年人口问题方面,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和影响涉及较少。为了弥补这一不足,步入21世纪后,承担并主持中国社科院重大课题“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影响研究”,全面分析了21世纪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提出老龄化最高“警戒线”和相应的政策选择等。

  实施以人口数量控制为重点、兼顾人口素质提高和结构调整的人口发展战略,贯彻既定的人口生育政策,不仅需要研究和掌握宏观人口变动和发展的大势,包括出生率下降后可能带来人口年龄结构老龄化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突出科学研究的未雨绸缪性质;而且需要研究战略实施的现实可行性,开展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微观和中观研究。为此,1990年代前期,将研究重点伸向微观家庭和中观社区领域。结合承担并主持“八五”国家重点、联合国人口基金资助并与美国合作项目“中国家庭经济与生育研究”,组织“中国1992年家庭经济与生育10省市抽样调查”,出版抽样调查资料、研究报告和学术专著。分析家庭生育意愿与现行生育政策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提出有效增大计划外生育子女成本、提高独生子女和计划内生育子女效益的决策选择。将这一实践提升到理论层面,提出并阐发了孩子社会附加成本—效益理论,给出明确的定义和计算方法,突破传统将社会要素排斥在外,仅就家庭范畴阐释孩子成本—效益的局限。同时开展中外社区比较研究,结合中国社区特点,提出完善社区功能、发挥社区在国家宏观与家庭微观之间对接作用的政策建议,推出中观人口控制与社区综合发展研究成果。

  1990年代中期以来,将人口变动与发展战略纳入可持续发展视野,研究重点转向人口与可持续发展。结合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人口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推出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研究报告和专著。提出并论证人口与可持续发展总体框架结构:资源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一切发展都可归结为资源的物质变换;环境是可持续发展的终极目标,可持续发展最终是为了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创造良好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人口是总体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只有人类参与并且按照人的意志进行的资源的物质变换,才称得上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经济和社会发展是可持续发展的推进器和调节器,包括可持续发展在内的一切发展,只能依赖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推动。适应可持续发展要求的人口发展战略的基本理论,为全方位的适度人口论——不仅人口数量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适应资源、环境的变化,而且人口素质和人口结构也要与之相适应,以促进现代化建设和推进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

  进入21世纪以来,笔者在从事上述有关研究的同时,总想将过去多年的积累,特别是亲身经历参与人口决策的来龙去脉整理出来,并且运用人口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研究方法做出阐发,以澄清历史的本来面目。近一二年来,首先把直接参与中国人口政策制定的有关资料整理出来,做出符合学术规范的阐释,写成《中国人口政策60年》专著送到社科文献出版社,被列入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组织的《辉煌历程——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重点书系》出版。还准备将其他资料进行分类整理和综合分析,确认有值得出版价值后,再行研究撰著推出。

  临近2008年岁末,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等发来邀请,为《中华名人格言》撰写几则“富含哲理、语言精炼、寓意深刻、耐人寻味”的格言。面对如此之高的要求,未免有些诚惶诚恐,只好从日常生活中体会较深并且身体力行的自我要束的警句中摘出几条发去。想不到在寄来的书中,还夹有一张被评为“优秀作品”的荣誉证书。优秀不优秀另当别论,也无所谓,有点儿实际的要束力倒是十分紧要的。“年龄可以老化,思想不能僵化,学问不可退化”是几条中的一条,反映出在我身上自然年龄、生理年龄、心理年龄、社会年龄相互博异的矛盾运动——淡化自然年龄,激活生理年龄,平和心理年龄,践行社会年龄的结果。除了良好的心态外,要想保持思想不僵化、学问不退化,自当铭记做学问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办法就是不断学习、勇于实践、开拓进取。

  田雪原

  二○一一年十月

作者简介

姓名:田雪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