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 >> 党史党建 >> 人物研究
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科学内涵的四重维度论析
2019年11月07日 16:48 来源:《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7年第6期 作者:代红凯 字号
关键词: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内涵

内容摘要:人民主体价值观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价值观,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核心价值理念。

关键词:重庆快乐十分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内涵

作者简介:

  摘 要:人民主体价值观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价值观,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核心价值理念。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价值观的建构者,他在领导革命、建设的历史进程中,从力量主体、权利主体、评价主体、价值主体四重维度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科学内涵,扩大了中国共产党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理论空间和理论深度,提升了党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为党不断走向新的胜利提供了根本的理论支撑。深刻分析和把握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内涵的四重意蕴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关 键 词: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内涵

  作者简介:代红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

 

  人民主体价值观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价值观,从根本上体现了党的性质和宗旨,是党制定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的出发点和价值归宿。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强调:“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1](P21)毛泽东是党的人民主体价值观的主要建构者,其成就主要体现在他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科学内涵,提高了党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为党在历史实践中不断走向新的胜利提供了根本的理论支撑。本文即拟从力量主体、权利主体、评价主体、价值主体四重维度深入分析毛泽东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科学意蕴,并指出其对于党在新时期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意义。

  一、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力量主体

  群众史观是唯物史观的重要内容,为人们科学认识历史,准确把握历史发展前进的根本力量提供了根本的方法论。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推动历史发展的根本力量,人民群众的行动是“构成历史的真正的最后动力的动力”,并且“不是短暂的爆发和转瞬即逝的火光,而是持久的、引起重大历史变迁的行动”,[2](P304)且“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3](P104)列宁指出,这些话表达了哲学历史理论最深刻最重要的原理之一。[4](P127)可以说,人民创造历史的人民主体思想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群众史观的基础性内容。

  毛泽东基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立场,结合中国独特的历史语境和话语方式更加清晰直接地对劳动者创造世界、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群众史观进行了理论概括和话语表达:“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5](P1031)1944年1月9日晚,他在观看中共中央党校俱乐部演出的评剧《逼上梁山》后,写信给该剧的编导杨绍萱、齐燕铭,指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在一切离开人民的旧文学旧艺术上)人民却成了渣滓,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着舞台,这种历史的颠倒,现在由你们再颠倒过来,恢复了历史的面目,从此旧剧开了新生面,所以值得庆贺。”[6](P490-491)1947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米脂县杨家沟向平剧院讲话,明确指出旧艺术在内容上的根本缺陷是历史观上的“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因为“历史并不是那些英雄宰相创造的,而是那些劳动者农民创造的”。[7](P259)人民群众不仅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同时也是精神文化的创造者,“只有农民和手工业工人是创造财富和创造文化的基本的阶级”。[8](P625)毛泽东不仅对人民群众创造历史进行了整体、宏观上的理论凝练,而且在不同的历史分期中对这一理论的具体应用有着不同的话语表述,体现出理论概括整体性与理论应用具体性的鲜明特色,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民主革命时期,人民群众是决定革命战争的根本力量。毛泽东指出:“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8](P625)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28年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战争的28年。中国共产党要实现由小及大、由弱变强、由掌握地方政权的革命党成长为掌握全国政权的执政党的历史任务,必须在严峻的生存环境中通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惨烈战争才能逐渐实现,而赢取战争必须要依靠群众,进行人民战争,尤其是争取农民群众的支持,“因为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8](P136)从土地革命时期“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都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9](P423)至国共内战时期“全国人民拥护自己的人民解放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10](P1464)等一系列话语表述,毛泽东一直坚信真正有力量的属于人民群众而不是貌似强大的反动力量,“二十二年的人民解放军的历史证明,只要坚持了正确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保持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完全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任何强大的敌人都是能够打倒的,任何严重的困难都是能够克服的”。[7](P528-529)

  二是进入社会主义,人民群众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根本力量。毛泽东对群众史观的话语表达有着特定的历史逻辑,强调党在各个历史阶段伟大事业的开拓都要明确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都要依靠人民,立足人民,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也要如此,因为“群众不帮助就没有力量。为了发展一个国家,力量不是来自别的地方,而是在于群众自己”。[11](P523)对此,毛泽东有多次论述,他在修改形成《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自修稿第三稿时,在第七、第十个部分就特意增加了依靠人民大众是建设社会主义,实现中国由经济落后到经济发达的转变的内容:“真正承认我国有六亿人口,承认这是一个客观存在,是我们的本钱”,“中国的穷国地位和在国际上无权的地位也会起变化,穷国将变为富国,无权将变为有权一一向相反的方向转化。在这里,决定地需要的条件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一齐努力”。[12](P151-152)此后,尽管由于多种原因,毛泽东在实践中没能始终如一坚持经济建设的中心任务,但他对人民群众是推动经济发展主体力量的价值定位、对只有调动人民群众积极性才能建好社会主义的思想认识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理论自信,没有丝毫动摇过,因为“民主革命是人民的事业,社会主义革命是人民的事业,社会主义建设是人民的事业”。[12](P188-189)

  二、人民群众是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权利主体

  权利是指人民依法享有的权力和利益,包括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等。人民群众是决定中国近代历史走向的根本力量,近代中国所实现的由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史巨变,所取得的震古烁今、翻天覆地的一切伟大成就都是建立在党带领人民群众齐心协力、艰苦奋斗的基础之上。在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中国,人民群众必然是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权利主体,这既是无产阶级政党性质的根本体现,也是体现无产阶级政党指导思想的现实逻辑,对此,毛泽东有着全面、丰富且深刻的理论论述。

  其一,人民群众是政治权利主体。一是人民群众享有管理权。毛泽东认为,管理国家、管理政府的权力是人民群众最大的权力。早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领导制定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就明确规定:“在苏维埃政权下,所有工人、农民、红军兵士及一切劳苦民众都有权选派代表掌握政权的管理”。[9](P359)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更是明确指出:劳动者的管理权“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13](P267)二是人民群众享有决策权。毛泽东认为,真正民主的政府“一定要有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人民也一定要能够自由地去支持政府,和有一切机会去影响政府的政策。这就是民主制的意义”。[8](P383)三是人民群众享有监督权。1942年12月底,毛泽东接见八路军新四军干部,当听他们说陕甘宁边区一家老百姓给一个分区司令员提了意见,就高兴地说,这是天大的好事!那个老百姓很有觉悟。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都是老百姓受官府的气,受当兵的欺负,他们敢怒而不敢言。现在他敢向我们一个分区司令员提意见,敢批评这位“长官”,你们看这有多么好!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变化![6](P419)毛泽东认为党跳出历史周期律的新路就是充分发扬人民群众的监督权,“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6](P610)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更是重视人民群众的监督权,认为人民群众敢于批评、敢于说话权利的保障是建成“人民的政治情绪,人民跟政府的关系,领导者跟被领导者的关系,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将是一种合理的、活泼的关系”[12](P123)社会主义国家的重要条件。

  其二,人民群众是经济权利主体。人民群众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因此理应也是经济权利的主体,享有经济发展成果。毛泽东强调,党在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事业时,必须以保障和实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行动准则,“一个政党,只宣传有利于群众的理论和主义,断不能使群众与政党在行动上采取一致的态度。所以抽象的宣传,不能造成一个群众的党。唯有从事实上表示某党对民众的工作,才能造成一个群众的党”。[9](P152)在民主革命战争中,他同样强调:“与人民利益适合的东西,我们要坚持下去,与人民利益矛盾的东西,我们要努力改掉,这样我们就能无敌于天下”,[5](P209-210)而且要赢得群众的支持必须要在实践中给人民群众以切实的利益,满足其物质发展需求,“一切空话都是无用的,必须给人民以看得见的物质福利”。[8](P467)只有在实践中真正保证人民群众经济权利的主体地位,才能真正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才能将党的事业不断推向新的胜利。

  其三,人民群众是文化权利主体。人民群众是社会精神文化的创造者,但在封建社会,人民群众却被剥夺了享有文化的权利。对此,毛泽东指出:“中国历来只是地主有文化,农民没有文化。可是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因为造成地主文化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从农民身上掠取的血汗。”[14](P39)因此,党领导下的知识分子应该明确为人民群众创作的根本立场,建设为人民群众所需要的新文化,在文化层面保障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这种新民主主义的文化是大众的,因而即是民主的。它应为全民族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农劳苦民众服务,并逐渐成为他们的文化”。[8](P708)

  三、人民群众是党政方针、是非功过的评价主体

  毛泽东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进行了创造性发挥和创新性发展,实现了真理性和人民性的统一,强调人民群众及其社会实践不仅是真理认识的来源,也是检验真理认识的根本标准:“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8](P663)在毛泽东的话语中,人民群众是真理认识的评价主体主要体现在依靠人民群众对党的方针政策、社会大众的政治态度以及革命领袖功过是非进行根本评判这三个方面。

  其一,人民群众的实践是评价党政策方针正确与否的根本标准。党所制定的政策方针,其正确与否,作用大小,归根到底要在人民群众的实践中才能得以最终检验。因此,毛泽东特别强调,党的大政方针的制定必须从群众中来,其最终成效的检验必须再回到群众中去,“政策必须在人民实践中,也就是经验中,才能证明其正确与否,才能确定其正确和错误的程度”。[10](P1286)

  其二,人民立场是评判社会大众政治进步与否的根本标准。毛泽东强调,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一个人在政治上是进步还是落后,是革命还是反动,根本上取决于他是站在人民的立场还是反对人民的立场。在毛泽东看来,这个标准具有普遍适用性,判断社会大众进步与否的最后分界,“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8](P566)

  其三,人民群众的实践是评价历史人物功过是非的最终标准。毛泽东认为,评价一个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只能以人民群众在实践中对其进行的评价作为最根本、最客观的标准,“有些人高高在上,官位很大,称首长,好像老百姓都拥护他,其实这不能说明问题,要看最后的盖棺论定,要看开追悼会那一天老百姓落不落泪”,群众领袖“是群众根据自己的经验来确认的。”[15](P60)领袖是在人民群众的实践中出现并被确认的,也只有在依靠群众、服务群众的实践中才能被人民群众铭记和认可。

  四、人民群众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根本价值主体

  中国共产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毛泽东强调,中国共产党人应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要以人民群众为根本旨向,视人民群众为最高价值主体,不断增强群众观念和群众感情,成为实现人民群众实现自我发展的先锋队,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如此才能赢得人民支持,创造历史伟业。

  其一,共产党员要对人民群众有“感情”。在毛泽东看来,共产党人要真正做‘到依靠群众、服务群众,首先要解决对待群众的感情问题,即要对群众有深厚的阶级感情,只有“感情起了变化”,才能“由一个阶级变到另一个阶级”,如果“没有这个变化,没有这个改造,什么事情都是做不好的,都是格格不入的”。[5](P853-854)毛泽东是一位对人民群众富有极深朴素感情的领袖,他思想的基点与归宿、他目标的设定与实现、他情感的起伏与波动都是与社会大众紧密联结在一起的。以同情群众为根基,尊重群众、学习群众、拯救群众、服务群众依次递增,这五重情感共同构成了毛泽东的群众感情观。[16]因此,毛泽东对共产党人对待人民群众的态度问题格外重视,并将其视为处理党群关系的根本问题,“很多人对于官兵关系、军民关系弄不好,以为是方法不对,我总告诉他们是根本态度(或根本宗旨)问题,这态度就是尊重士兵和尊重人民”。[8](P512)纵观其一生,毛泽东都始终强调党员干部要以平等态度待人,如果共产党人“把自己看作群众的主人,看作高踞于‘下等人’头上的贵族,那末,不管他们有多大的才能,也是群众所不需要的,他们的工作是没有前途的”,[5](P864)因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5](P790)

  其二,共产党员应成为实现人民群众自我发展的先锋队。毛泽东认为,无产阶级政党是人民大众在阶级斗争的历史实践中而成立起来的先锋队,是以实现人民群众的全面发展为目的的“工具”,他指出:“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相信工具论……我们党是阶级的领袖,中央是全党的领袖,我们都当作工具来看……我们党要使人民胜利,就要当工具,自觉地当工具。各个中央委员,各个领导机关都要有这样的认识。这是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就是《国际歌》上所讲的,少奇同志在这里念过几次,‘不是神仙,不是皇帝,更不是那些英雄豪杰,全靠自己救自己。’”[15](P373-374)在毛泽东看来,有无充当工具的自觉性,有无为实现人民群众需求而勇于牺牲的自觉性,这正是对党员干部是否坚持群众史观的重要检验。

  其三,共产党员应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毛泽东指出共产党与其他党派的根本区别和显著标志就是是否坚持人民至上的根本出发点,“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5](P1094-1095)就是是否能够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共产党就是要奋斗,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17](P285)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话语表达体现了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合规律性与合道德性以及抽象性与现实性的统一,是毛泽东人民话语的价值旨归,根本上体现了人民群众价值主体地位,奠定了中国共产党政治认同的道义根基。

  毛泽东从力量主体、权利主体、评价主体、价值主体四重维度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人民主体价值观的科学内涵。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期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既要警惕无视人民力量、脱离人民群众等错误思想的滋长;同时更要克服把人民群众视为实现自我目的的工具、无视人民群众是价值主体的个人主义错误思想。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人民主体价值观,既要坚持在实践中立足人民、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的工具理性,同时更要坚持为实现人民自由全面发展而努力的价值理性,“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1](P21)中国共产党人不仅需要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更要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为了更好惠及人民,全面深化改革是为了让人民有更多获得感,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是为了更好地保障人民当家作主保有清醒的理论认识和理论自觉。只有实现人民群众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才能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力量之源和价值旨归有更加高度的理论把握和更加精确深刻的理论自信。

 

    参考文献:

  [1]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

  [4]列宁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

  [7]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

  [8]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9]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

  [10]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1]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

  [12]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

  [13]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

  [14]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5]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

  [16]代红凯.论毛泽东的群众感情观及其现代性焦虑[J].井冈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

  [17]毛泽东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作者简介

姓名:代红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黄小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